致命圆桌

笑青橙

首页 >> 致命圆桌 >> 致命圆桌全文阅读(目录)

第101章 1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页 女生朗读

江问源掌管青鸟之后, 便养成了居安思危的习惯, 什么事情都会往最坏的程度去设想。今晚的火人,身上的火焰比昨天暴涨一圈,散发出来的热度也比昨天高出最少10度,不过还好都在江问源预想的射程范围内。

昨晚江问源太早送走它们, 今晚他打算采取慢熬的方式, 消磨消磨它们的怨气。正好见过地下室的模样, 江问源遮去房间里的亮光, 用蜡烛照明, 模拟地下室的环境,并用铁链、铁栓等工具制作陷阱, 斗智斗勇把火人们赶进陷阱中。五个陷阱的强弱程度都不同,其中还有一个陷阱是坏掉的, 很容易就能挣脱了,江问源只是想在困住它们的同时,实验一下心理阴影的精神攻击对火人是否有效。

那个坏掉的铁链陷阱,江问源将其留到最后,才将最后一只火人逼进陷阱中。实验结果很喜人, 最后落入陷阱的火人连挣扎都不挣扎,就在坏掉的陷阱里瑟瑟发抖, 连它身上燃烧着的火焰都抖出波浪式的纹理。如果室内不是热得快要能够把肉给蒸熟的话, 江问源其实还挺乐意欣赏一下火焰波浪的奇景的。一个小时后, 没能对江问源造成直接伤害的火人们不甘不愿地原地消失了。

这个时间点公共浴室已经暂停使用, 江问源只能凑合换掉身上湿透的囚服, 打开门窗通风散热。江问源站在门口等待房间里的热度减退时,眼睛一直朝04号那边的方向看几眼,可是不管他怎么看,04号的房门一直保持紧闭,一点想要打开的意思都没有。江问源在门口站了十多分钟,默默地叹一口气,转身回房。

江问源热得有点狠,身体和精神堆满疲惫,睡意却上不来。江问源盘腿坐在床上,从特殊空间里取出骨偶,仔细检查起来。骨偶的躯干部分和昨天一致,没有发生改变。但是骨偶头部陈叔叔的那张脸,他依旧紧闭双目,满是皱纹的脸庞露出痛苦的表情,仔细观察的话,就会发现陈叔叔脸上的表情肌起伏发生了细微的变化。

骨偶在江问源枕边放了一整夜都没发生变化,被塞回特殊空间半天时间却发生了变化,影响陈叔叔表情变化的原因只能是江问源白天短暂接触过的陈眠了。无论如何,江问源都必须想办法让陈眠和陈叔叔尽快见上一面。考虑到一拿出骨偶,陈眠就会被他附身身体的副人格取代的情况,江问源还必须想好他们的退路。

江问源小心地把骨偶收回特殊空间,拿出本子整理他们和圆桌游戏的情况。

优势:1、陈眠已经掌握他们与圆桌游戏的战场,并能够对游戏施加一定影响;

2、陈叔叔进入圆桌游戏存在某种程度的特殊意义,也许能够成为助力;

3、圆桌游戏的意志被陈眠拉下场,有机会刚正面。

劣势:1、陈眠受限于04号的特殊情况,沟通困难,无法全力以赴;

2、要想陈眠唤醒陈叔叔,大概率会暴露玩家身份;

3、暂时没有寻找圆桌游戏意志的有效方法。

写完之后,江问源对着黑字白纸发呆了一会,把纸张从笔记本中撕下来,揉成团攒在手心里。他写下的每一条优势,都是陈眠的功劳,而他写下的每一条劣势,都要依赖陈眠去实现。陈眠的处境举步维艰,他如何能忍心把所有的重担都压在陈眠身上?

陈眠、陈叔叔,还有他,三个人当中只有江问源能够自由行动,他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。江问源重新摊开笔记本,在上面大概还原陈眠被04号副人格取代前对他表达的意思。

陈眠说,他明白了圆桌游戏的真相,并利用真相成功把圆桌游戏意志拖下水,逼它添加第二条通关游戏的规则,第一个找到圆桌游戏的意志,并对其说“我找到你”的玩家可以获得通关资格。

陈眠和圆桌游戏的关系,是玩家和游戏。

陈眠可以附身在其他玩家身上进入游戏,这种特殊性就类似于游戏外挂。在普通的网络游戏中,玩家可以写外挂对游戏造成一定的影响,却不能在游戏运营商的控制下直接更改游戏本身的内容和规则,因为游戏本身是属于开发商和运营商的,玩家无权更改。

玩家能直接对游戏规则进行更改的情况只有一种,玩家不仅拥有玩家的身份,还是游戏的所有者。

陈眠受到圆桌游戏的种种限制,当然不可能是圆桌游戏的所有者,但他能够添加圆桌游戏的通关条件,这就证明陈眠至少是拥有一部分的游戏内容或框架。这部分的游戏内容或框架,自然不可能来自那个在他们进入游戏前就已经存在的圆桌游戏,而是来自他们本身。

写写停停分析到这里,江问源脑海中闪过一丝灵光,他明白了!

在死循环的开端,他或陈眠带着愿望在圆桌游戏中不幸死亡,另外一个人向圆桌游戏许愿复活伴侣。当这个愿望许下后,循环便正式形成。可是时光倒流所需要的能量非常庞大,每次都真实循环的话,消耗积累将会非常恐怖,所以圆桌游戏把他们放进虚拟的环境中进行死循环的推理演算。陈眠既然能对圆桌游戏的规则造成巨大的影响,那就证明他们所在的虚拟环境和他们自身密切相关,那还有什么能比大脑更合适的承载物呢?

死循环在江问源和陈眠的脑内进行演算,这些都是假的,但对圆桌游戏的许愿结果必须是真实的,所以当他们演算出循环终止的结局,圆桌游戏就会从循环的开端,跳过死循环中间的过程,直接跳至结局,将演算出来的结局变成真实。

江问源在笔记本上写下“真实”二字时,落笔的力气很重,将纸页都划破了。

江问源内心充满愤怒,他的愤怒不仅只是为了自己,这个世界上强烈地渴望爱人死而复生,并愿意未知付出生命的人,也许不多,但也绝对不会少。这些人当中,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他幸运地拥有陈眠这么优秀的伴侣,他们当中,能有多少人经受得住考验?圆桌游戏也许都不需要动用骨偶这种诱惑性的陷阱,就能演算出玩家死在游戏里的结局,不费吹灰之力就将玩家的灵魂收入囊中。

江问源深呼吸几遍,压下胸腔中翻涌的怒火,现在他自己的状况都不乐观,替那些相同遭遇的玩家生气也没用。时间已经接近午夜两点,陈眠始终没有过来找江问源,江问源合上笔记本,将其压在枕下,倒头睡觉。

祭典的第四天,大家都默认了44号玩家是今天的祭品,献祭仪式已经有着落,犯罪者之间的气氛变得轻松许多。对于他人的恶意,44号既没有闹,也没有逃,她什么都没做,一整天什么东西都没吃,就在祭台石阶中段的位置上坐了一整天,盯着来来往往的犯罪者们。

下午六点,献祭仪式的钟声准时响起。

身穿橙色囚服的犯罪者们陆陆续续地聚集到祭台下,就像是一片橙色的火海。44号站起身,朝祭台下走来,她的双眼一直锁定着某个方向。44号抬臂拨开挡路的人群,一直走到江问源面前,眼底死志已存,以轻得只有江问源能听得到的音量,惶恐地说出一句话:“我找到你了……”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