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缘难逃:傲娇少帅缠上瘾

魔女雪儿

首页 >> 阴缘难逃:傲娇少帅缠上瘾 >> 阴缘难逃:傲娇少帅缠上瘾最新章节(目录)

第427章 番外2·吴凌恒篇 1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页 女生朗读

“如果相遇注定是一场孽缘,我还是要与你相见。我们之间相互的编织情网,令彼此纠缠、陷落,但从未后悔。”

——吴凌恒

2019年,四月。

“人间四月芳菲尽,院里桃花始盛开。”

婉兮坐在匪凡集团空中花园中,望着堪堪绽放的桃花失神。

同样是在上海,她总感觉一百年后的气候,反倒更加寒冷起来。

一直到四月份,花园里的桃树才开花。

“再发呆,盒饭就凉了。”吴有匪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。

她呆滞的目光缓过神,扶着桌子站起来,“总裁好,您怎么来这儿了。”

“你怎么跟他们一样,和我客气起来。”吴有匪坐在她身边,手落在她的椅背上。

她有些慌乱的瞄了一眼,紧张的坐在,低头把炒面快速的吃完,“这里是公司嘛,我得对你恭敬点,免得让人说闲话。”

“看来我得早点公布我们的婚讯,你看看你,都吃成花猫了。”吴有匪用纸巾擦去她脸上的酱汁,宠溺道。

她看着他温润如玉的样子,愣了几秒,小声道:“……”

貌似没有答应过他要结婚吧?

“为什么不穿我给你买的鞋?这种廉价高跟鞋磨脚的。”吴有匪脱了她的高跟鞋,心疼的摸着她磨破的地方。

婉兮抽回了脚,藏在裙摆下,“太高级的鞋子,不像总裁助理会穿的,这是我用自己的工资买的。”

“婉儿,你还记得上辈子我是怎么死的吗?”他轻声问婉兮。

婉兮心微微一颤,“为了成全我和他。”

“可是他都没有好好珍惜你,难道这样的我,在你眼里还比不上他吗?”吴有匪忧伤道。

婉兮垂眸凝着他看了一会儿,小心翼翼道:“你希望我怎么做?”

在她心底深处,是永远忘不了吴凌恒的。

若不是为了女儿如琢,她不可能让自己还活着。

也许她活着,还有另外一种目的。

弥补他!!

弥补吴有匪付出的一切,只要她能给的就都给她。

等到如琢长大了,再自裁。

反正……

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可留念的。

“我要你的心。”吴有匪道。

婉兮轻声道:“那……给我一些时间。”

“你竟然会答应,把脚给我。”吴有匪是不信的,自嘲道。

婉兮把洁白的玉足伸过去,“大哥,我真的是一个很坏很坏的人,你对我那么好,却从来只会教你失望。”

“婉儿,你做什么,我都不会失望的。”吴有匪脱下了自己的皮鞋,套在她的玉足上。

牵着婉兮的手,当着全公司的人的面带她进总裁办公室。

直到房子里的佣人把她的鞋子送到,她才回去继续上班。

下午,三点。

她去财务处拿集团报表,“你如果忙的话,我可以自己复印。”

“不行不行,我怎么能让你复印,你稍等一下,很快。”真真心里叹了口气,她怎么敢让总裁夫人复印财务报表。

真真一边焦头烂额的复印,一边想吴总裁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让自己的老婆,当小小助理。

有钱人的恶趣味?

真真打印完,将报表装订起来,眼睛瞄到了婉兮的鞋,“你这个鞋是PRADA的吧!!名牌啊,很贵的吧?”

“假货!!高仿啦。”婉兮翘起脚,想把鞋子藏起来。

可惜没办法两只脚都离地,只能掩耳盗铃的藏起一只。

真真心想吴总的老婆穿的鞋子,怎么可能是假的,面上却笑道:“您的气质真好,穿在您身上,怎么看都像真的。”

“呵呵呵……”婉兮干笑道。

真真装订完,递给她,“好了,搞定。”

“谢谢。”婉兮拿了报表离开。

回去总裁办公室,吴有匪披上外套去会议室开会,“我去开会,大概要两个半小时。”

“我不用去听吗?”婉兮问道。

吴有匪眉头微微一皱道:“可能是个讨厌的家伙,你不一定想见的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婉兮性格本就柔顺,听话的答应了。

才来这个世界半年不到呢,都没认识多少人,哪有什么人讨厌不想见的。

“可能是怕我累着。”婉兮自言自语道。

座机响了,她提起电话接通,“喂,这里是总裁办公室。”

“哦,婉兮啊,有访客来,是一位大集团的老总,来找我们吴总的。”前台小姐姐道。

婉兮道:“吴总去开会了。”

“这样吧,我让他去会客室,你去会客室见他。”前台小姐姐道。

婉兮作为总裁助理经常接待访客,已经习以为常了,“好,那麻烦你了。”

总裁会客室内。

一位身穿棕灰色西装的男人独自坐着,是不是翻看杂志。

“你好,很抱歉,总裁……总裁去开会了,您在这里稍后一会儿,您想喝点什么可以告诉我。”婉兮走进门深深鞠了一躬,不知为何莫名能感觉到一股压迫感。

那人淡淡道:“来杯美式。”

声音有点点嘶哑,是一个她根本没听过的声音。

但是莫名的,心灵有种撞击感。

好像遇到了熟悉的人一样,连嗓子眼都开始发酸。

“愣着做什么?难道堂堂匪凡集团,连杯美式咖啡都没有?”他质问道。

婉兮连忙去咖啡机的位置煮咖啡,“没有的,是我……是我感觉您特像我一个熟悉的人。”

咖啡很快煮好,香浓异常。

他垂头看杂志,“像谁?”

“我也说不上来。”她双手递过咖啡杯。

他接过咖啡,喝了一口,“没有手磨的口感好。”

“那我重新为你煮一杯。”婉兮半蹲下来,取走咖啡杯。

不经意间,看到他的面庞。

竟是一张少年般的玉面,皮肤白皙吹弹可破。

刚才听声音,还以为是个年长者呢。

婉兮鞋跟一歪,滚烫的咖啡洒了出来,“怎么……怎么是……”你

“小心被烫伤。”他把咖啡杯用力从婉兮手里打了出去。

她跌倒在地,呼吸粗重,“你到底是谁?”

“我?我是恒心集团的总裁,今天专门来见吴总的,对了,忘了介绍,我也姓吴。”他把自己的烫金名片递给婉兮。

婉兮慌乱的向后退了几步,然后才爬起身,“你……你没有……”死

刀子明明扎中了他的要害,必然是要灰飞烟灭的。

但是此刻,他就在她的面前。

“我长得很可怕吗?让你这么害怕。”他像是故意一样,逼近她。

她的眼泪滚滚而落,“求你别过来。”

“你明明是参军出身的,却柔弱不能自理,在这个公司里唯唯诺诺。婉儿,这真不像你。”他忽然邪恶一笑,笑得她浑身战栗。

她多希望他还活着,看到他活着。

她又害怕,有高兴。

听到他冷言冷语的挖苦、讥讽。

她提起玉手,给了他一巴掌,“现在,像我了吗?”

“更……不像了。”他被打蒙了。

从认识她的那一刻开始,他们两吵架都没有。

更别提被她打,他心里好委屈啊。

要是他现在是个孩子的话,一定大哭给她看。

他舔了舔嘴唇,“不过我确定,你是我要找的婉兮。”

她一字一顿道:“我不是你要找的楚婉兮,到别处去找吧。”

在军营里她可以面对男兵严厉指挥,那是因为战乱连连。

她不得不刚毅果决,可她的本性就是柔顺、婉约的。

对人温柔,她自己觉得很舒服。

可是他的出现,逼得她暴走。

生气、伤心。

“可我怎么觉得,你知道我的婉兮在哪。”他双手抱胸,眼神暧昧的看着她。

她冷冷的笑出来,“我是知道,你的婉兮,被你杀死了!!从你杀死她心魔的那一刻,她就不在了。”

“但是那个杀死婉兮的吴凌恒已经死了,我不是他,所以你也不能对我这么凶。”他伸出食指,挑起她的下巴。

她毫不留情的咬住他的手指,牟足了劲,“别碰我。”

“别碰她!!”

吴有匪严厉的声音响起。

他从她嘴里拔出了受伤的,血淋淋的手指头甩了甩,“吴总来了,那我就不跟你的小助理开玩笑了,你好,我是恒凌武。”

“跟我去总裁办公室聊吧。”吴有匪一把抓住了恒凌武的胳膊,把他往办公室拽。

恒凌武也不反抗,淡笑的随他进去,“刚才那个是你的助理?挺有意思的。”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