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打桃花

付梁青云

首页 >> 浪打桃花 >> 浪打桃花最新章节(目录)

第三章 1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页 女生朗读

晋晚生立觉,兰麝之气,所到之处,四肢百骸通透无比,身体跃跃欲动,飘飘欲仙。

晋晚生不停地吸气,尽情地享受,突然,他感觉自己身轻如燕,怀里抱着一只凤雏,他想飞,却不料,内心里猛然间冒出一个想法,要是能知道桃源里的秘密就好了,他的想法刚刚出现在脑海里,就觉得阿桃姑娘用香舌翘起他的舌根,一缕声音传到了晋晚生心里;“把我抱起来,让我双脚离开地面,做到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这样,我才能告诉你我们桃花源里的秘密,不然的话,我们老祖宗就能知道我在泄密。”

晋晚生如奉圣旨,毫不费力,双手抱起阿桃姑娘,如沐春风,如临温柔之乡,晋晚生浑然忘了自己还抱着阿桃姑娘。阿桃姑娘在晋晚生怀里,旋转起来,恍惚间变成了一个婴儿,像是在看着他欢笑。

晋晚生立刻睁大眼睛,凝神静气,他再看怀里的阿桃姑娘,却见阿桃依然是阿桃,衣服却不见了,晋晚生想问个明白,眨眼间怀里的阿桃姑娘又变成了一个赤身裸体的婴儿,婴儿看着他啼笑,声音悦耳动听,听着,听着,晋晚生在婴儿的啼笑中感悟到了一丝别的声音;“静心凝气,坐到板凳上,抬起双脚,把双脚架到另一个板凳上。”

晋晚生照办,等到他坐到板凳上,又把双脚架到另一个板凳上之后,却见阿桃姑娘依然还在自己的怀抱之中,只不过是把头埋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寂静,银针落地似有声。

晋晚生看着怀里的阿桃姑娘,却见她把嘴贴在了自己的心口窝上,霎时,一股涓涓细流流入了晋晚生心田之中,晋晚生正感觉奇怪,还没来得及细想,一个细小微弱的声音出现在他脑海里;“阿生弟弟,你们外面所谓的曲水流觞,就是士大夫闲来无事,饮酒作乐,或者吟诗作赋时,找一处小溪流淌之风景秀丽之处,把酒盅放入溪水之中,溪水把酒盅冲到谁的面前谁就要喝酒吟诗,可是这样子。”

晋晚生,三岁跟随阿爸下水,五岁踏波逐浪潜入江里抓鱼,七岁在惊涛骇浪中戏水,十五岁,父亲被洪水卷走,从此,他一个人在大江里讨生活,在变幻莫测的波谷浪山上嬉戏,和江水作伴,于风雨同行,大江就是他的家,江风和巨浪就是他的好朋友好伙伴,遗憾的是,他就是没有读过书,大字不识一个,阿桃姑娘说的读书做官人的事情,他那里能够知道呢!于是,晋晚生就照实说道;“这些事情,我却不知道。”

阿生话音刚刚落下,又看到阿桃花姑娘的小嘴里伸出了舌头,添了他一下,接着那个微细的声音又出现了;“阿弟,你不知道我也不怪你,谁让我喜欢的就是你这样的打渔人呢!我告诉你吧,我们的曲水流觞和你们的可不一样,在我们桃花源深处,有一个神密的小溪,平日里水深刚到脚背,溪水里长满了水草还有游动的金色鲤鱼,旱天它不干涸,雨水暴涨之际,里面的水也不见多,每到旱季我们就用小溪里的水浇灌农田,可是,等到村子里有的姑娘年满一百岁之时,到了端午节那天清晨,那条小溪里的水立刻暴涨起来,活脱脱变成了一条大河,不过,无论河水有多么宽,多么深,却不会溢出河床。这时候,河里面就会出现一条花船,那条花船会自己漂浮到那个姑娘家的门前,姑娘刚走出屋子,就会从花船里跃出一条金色的大鲤鱼来,把这个百岁姑娘驮到花船上。”

晋晚生听呆了,禁不住大声问了句;“那是条什么样的花船?”

就这一句话,惊得阿桃姑娘在晋晚生怀里一阵颤抖,接着不停地*,用手撕扯晋晚生的衣服,晋晚生吓傻了,不知如何是好?他木然了,不敢看阿桃,却有了一种另类的感觉,滑溜溜的身体相互交叠,还有把手伸进鲇鱼洞里扣住鲇鱼腮那样的感觉,晋晚生忘乎所以,只能任由在他怀里颤抖的阿桃姑娘摆布。

不知何时,晋晚生闭上了双眼,他在不知不觉中尽情享受。

时间凝固 ,朦朦胧胧中,晋晚生突然感觉胸前一热,他急忙睁开双眼,低头下看,正好看到阿桃姑娘一口鲜血喷到了他胸膛之上。

惊吓中,晋晚生抱起阿桃跳了起来,几步窜到了院子里,天空上星光闪烁,院子里有一股沁人心肺的清香,刚到院子里,在晋晚生怀里的阿桃姑娘,*着说道;“快回去,谁让你出来的。”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存书签